新快报你应谢罪—兼评陈永洲记者被拘相关法律问题


作者 汪腾锋 浏览 发布时间 2013-10-29

      分享到: 更多


  汪腾锋:新快报你应谢罪—兼评陈永洲记者被拘相关法律问题

  2013年10月18日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湖南长沙警察跨省从广州抓捕拘押到长沙市第一看守所,涉嫌罪名为“损害商业信誉罪”,受害举报者为上市公司中联重科。此事近日又在社会上网络等媒体中议论的沸沸扬扬。公知与愤青及众多秉持正义之心不一定明了究竟的人们纷纷发声,大多指责长沙公安涉嫌滥权抓人,陈永洲被抓不公!对此,在对新快报有过间接感性认识且近来对其稍有关注的情况下,作为中国重建法治以来曾于86年亲自办理过疑似中国首例因名誉侵害而被追究“诽谤罪”案件的资深执业律师,笔者应该稍有资格对此事作一评议。以下观点是完全在基于央视等官媒公开的相关事实前提下作出的意见,供社会参考。对此次事件而言,笔者不想人云亦云,从众随和,即不愿成为无知无聊的“愤青”一族,更不愿成为倾向偏颇的帮凶。

新快报你应谢罪—兼评陈永洲记者被拘相关法律问题

  笔者以为,本事件中最大的过错方应是新快报,看来早先(8月25日)新快报记者刘虎涉嫌诽谤罪被北京警方拘捕究罪该不是偶然的。新快报在行业自律职业操守上存在的严重缺失恐怕才是其记者陈永洲又被涉罪的主因吧。新快报应对其记者陈永洲被拘涉罪事件负有极大的职责过错!新快报应该谢罪:

  首先,新快报应向其职员陈永洲本人及其家属谢罪。陈永洲作为一个80后青年记者,2009年大学毕业进入新快报社担任记者至今,应该说涉世不深,在新快报这个熔炉中,显然接受的职业教育熏陶存在明显缺失,为采写报道中联重科相关事件接受他人先后多达50多万以上巨款利诱。这严重违反了《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陈永洲具名报道的18篇文章其中14篇都未经本人阅览撰写竟直接在新快报具名发表,可见其内部编审之草率失控。导致陈永洲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遭致刑狱,新快报其“罪”不容讳!

  其次,新快报应向中联重科谢罪。在此,我们不讨论不回避也不认定中联重科有还是没有,可能有可能没有的经济问题,仅就新快报的报道方式手段来看。据报道,中联重科在自2012年9月至今的一年多时间里承受了新快报专门发表的负面报道多达18篇。2013年6月,中联重科曾就此事专门派员前往新快报社进行沟通,要求其到中联重科进行实地调查和了解真实情况。但新快报社及陈永洲不顾中联重科的要求,仍然继续发表关于中联重科的负面文章。导致中联重科股票直接停牌,股价市值缩水13.9亿元的重大损失。对此,新快报其“罪”不容回避!

  其三,由于新快报丧失新闻行业自律,放纵其职员记者徇私舞弊,违法犯罪,之后还顽固抗拒、扰乱视听、不知自省。连续两天在其报头版登载大副标题要求放人,强烈声明自己有“二两硬骨头”引用曾国藩诗词壮胆助威。导致社会民众是非难辨,非议迭起,严重损害公权力机关形象。引发社会舆论纷争,民愤动荡撤裂民众感情,影响国家政府等良好形象与声誉,新快报其“罪”不容忍!

  诚然,近年来媒体的力量发挥得越来越大。因为媒体的介入,改变了许多事件的进程。媒体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中起到的作用,主要是积极的,进步的,有益的。媒体和记者,行使的是舆论监督权,它是人民赋予的一种类似“公权力”。但我们必须要注意的是极个别媒体从业人员将这个权力为己所用,而不为民所用,舆论监督演变为一种“私权”成为个别新闻媒体以及从业者以权谋私的软暴力黑私权,个别时候甚至成为公害!有偿新闻、有偿不闻屡见不鲜。个别没有底线的媒体从业者将手中掌握的舆论监督权异化为个人的私权,行走天下,看似行侠仗义,实则行“绑票撕票”之实,成为新闻媒体的害群之马。还有个别媒体记者,不做党和人民的耳目喉舌,而成为官场幕后的权力争斗的工具帮凶。

  令人欣喜的是,新快报敢于知错就改,在连续两天呼喊放人之后第三天果断认错,登报自责,及时醒悟,亡羊补牢仍未晚矣。希望新快报真能吸取教训,痛改前非,严肃整改,以全新的形象秉持新闻职业道德为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多做积极的正面贡献!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