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一案罪错悲剧与京城律师败德丑行


作者 Hyy 浏览 发布时间 2013-09-09

      分享到: 更多


  一、四评李天一案

  原本不想再掺合北京律师炒作李天一案之无聊话题,实在是基于以下两点缘由不得不再作评述:

  首先,自七十年代初以来笔者是快乐地聆听着李双江的《红星照我去战斗》等激情昂扬革命歌曲成长的,在年少的心田里早已埋下了对军旅歌唱艺术家李双江先生存有深深的挚爱,至今不减,觉得有必要对其爱子李天一涉嫌强奸案的罪错悲剧再作公道评议;其次,近日京城又冒出一名姓雷的雷人律师,为了出名死不要脸,竟撰文爆料惊人说:“李天一强奸案是受害人杨某之前与境外敌对势力窜通要整垮搞臭中国“红二代””等等。对此笔者实在忍无可忍,眼见中国律师形象在国内外民众心目中崩塌损毁,如鲠在喉,不得不再仗义发声讨伐败类!

李天一案罪错悲剧与京城律师败德丑行

  二、李天一案的罪错悲剧

  李天一涉嫌强奸(轮奸)案已于八月底不公开开庭,如今休庭待判。回顾整个案情演进,笔者有以下感知:

  (1)溺爱致罪,深以为戒:李天一乃李双江老年再婚娶娇妻所生爱子,观其溺爱程度:天一幼小时双江先生为其“当牛做马”(被骑),稍显年长时一面精心培养才艺超常,一面穿金戴银要啥给啥,年方15就已然给车独驾,炫富闯祸。2011年9月少年天一因打架伤人被劳教一年,2012年9月获释后父母不思惩戒严管反而变相奖励安慰给予新购豪车,任由天一变本加厉招摇炫富,优越自豪。小小少年交朋结友广涉夜店,终致涉嫌强奸轮奸被捕!

  (2)现存表象,罪名难脱:李天一涉嫌强奸(轮奸)案是否够罪,至今经多番博弈表演展示,已然几乎公开化的相关“证据事实”,仍初步表明:李天一很可能够罪难脱。无论梦鸽如何坚称“冤枉”“错案”,但司法机关只能依据现有一切依法取得的呈堂证供之表象即形式证据来裁判定案。依现有公开的信息判断,李天一难逃罪罚!

  (3)冤屈究竟,稍有存疑:本案经多番相关人士(其中不乏“法律高手”等)爆料公开案情信息,特别是已经开庭庭审后透露出诸多相关关键案情信息来看,本案罪与非罪就事实本身而言确实比较混杂,较难把握界定。遗憾的是,就强奸罪而言,它本身就是刑事案件中的高压线高危案件属重点打击的类型,碰不得,一旦触碰涉嫌很难脱身。而且现实中确实存在很多情况下“强奸”是在似是而非半推半就的模糊状态中发生的,更不用说假定可能存有某些“预设陷阱”之情形。然而,时至今日,由既定的思维推进而连接成串的有罪证据链而言,似乎也完整成形,难以推翻有罪认定。除非有神人相助,青天再世能查明本案确有其他隐情,天一确有冤屈?!作为听众,我爱李双江,但愿李天一没事;但我更爱法治正义,我相信北京海淀法院能在纷繁复杂的乱局中能理清是非,正确裁判公正定案!

  三、京城律师的败德丑行

  (1)缺德违法、无赖无耻:李天一涉嫌强奸案自今年2月底发案以来,早期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关注的原因是:既是“富二代”、“星二代”,又是因劳教释放不久再次涉嫌犯罪之故。正如美国《纽约时报》8月29日报道所称:在当地媒体热切关注之下,一起强奸案周三在北京开始审理,这已成为中国法律景象的又一场奇观,引起人们对精英阶层的生活方式及其所谓的劣行的注意。其后之发展态势则完全是因一批缺德违法无赖无耻之律师败类丑态恶行所致:首先粉墨登场的是号称警方熟人且有过成功无罪救人案例的陈枢、王冉,他们甫一上场立马张开嗓子大声宣告:要做无罪辩护,指责杨某是陪酒女涉嫌不轨且酒吧也存在犯罪嫌疑。稍被打压之后,次第登场的是兰姓“律师”,自称李家“法律顾问”统辖李家全部涉案新闻发言、法律指导,一上场更是施展炒作天赋(记者出身),对社会舆论及法律同行一阵狂轰滥炸,公开叫嚣李天一无罪,杨某涉嫌卖淫且与酒吧共同涉嫌敲诈勒索等罪名,不断编词不断爆料,不断被民众斥责,不断被法院辟谣。兰和在前有西在后,前唱后和,遥相呼应。社会舆论沸腾,民众神经崩溃,法治良知被污,道德底线破裂!民怨一发不可收,天一势成火上烤!及至兰和躲在幕后自囚灵堂假装闲声,梦鸽赤膊上阵企求挽救已回天乏术!延至法庭之上与庭审之后又爆出李在珂律师为担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曾企求担任李天一辩护人与梦鸽密谈合作未成涉嫌害人之内幕信息,同样让民众失望不耻。本以为到此为止,京城律师已足够丢人现眼了。谁料让国人乃至律师同行跌破眼镜的还更在后头呢,就在休庭后不几日,9月初,更有一雷人的货色横空出世,以“高人”自居,爆出惊人奇声:李天一案是杨某与境外敌对势力串通合谋的“仙人跳”冤案,目的是为了整垮中国的“红二代”,此惊天雷语实在让人喷饭无语!正如赵宪君在博文《扒掉雷海军的裤衩》中揭露雷海军为求担任代理律师未成的恶行时所说:这是我看到的第一朵最不要脸的奇葩,原来我高估了兰和的无耻,雷海军你胜过兰和三倍以上!笔者深以为然,笔者执业近三十年,这次充分见识了京城律师界奇葩绽放令人叹为观止!京城还有其它少数望风使舵搭车摘桃之辈在此就不值一提了,这似乎是京城律师的“品牌”风格?!

  (2)技艺不精、谋私害人:纵观京城上演的纷纷登场跳梁小丑般“律师”之丑态恶行,让笔者数十年执着深爱的诉讼律师职业深受打击,几乎要动摇坚定的职业信念。不仅社会大众对他们不耻,连一名坚定的职业化律师也为律师行业中出现京城败类律师一族而深感羞愧无颜!其实,李天一案走到今天的败局,完全是因为京城奇葩律师们的私欲与无能所必然造成的:正如一奇葩律师李在珂用精算师的方法描绘的那样:本案涉嫌强奸罪成立的概率是50.0001%,也就概括的表达了本案案情确实纷繁裹杂,含混难清,是非对错难以界定。似乎被告嫌疑方也掌握有大量杀伤性“证据”,既然如此,陈枢、王冉、兰和、有西等本就绝不应在开庭前大肆借助媒体炒作曝光,而应事先做足充分准备,将证据形成锁链,将“秘密武器”用在关键时点上,在法庭庭审时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必将毕其功于一役,很大可能上会一击致命一击成功,无罪开脱的几率远远大过零散抖露,让“敌”防备抵消的效果!从双江先生的角度来看,错失战机着实令人十分痛惜扼腕。及至庭审结束,更有这死不要脸的雷人来胡编乱诌。一审时没捞着辩护,企图二审抢先搏出位捞辩护律师机会,真是可耻!

  其实为写本文,笔者稍微查看了雷人律师在搜狐的“受访”谈话,通篇是满口湖北尾音且口齿不清、语言不畅、思维迟滞、思路混乱的法盲语言:什么“有一被告法庭上以十万元私了,刑案不可私了”(竟不知对受害人赔偿,本身就是态度良好量刑从轻的酌定情节),什么“仙人跳”,什么“我判断会定轮奸罪但会按聚众淫乱罪判刑”,什么“陈枢、王冉律师在7月份已退出了辩护!”听其言胡说八道,观其行贼眉鼠眼,不用赵宪君揭发其吃不着葡萄反说葡萄酸的丑陋嘴脸,已足见其必非善类!笔者相信,即使上诉,一审李在珂没捞着辩护,二审你雷死人也不会捞着辩护。因为你更是技能拙劣品德败坏者,为了名利私欲昧着良心,乱编乱诌,信口雌黄。没有立场没有原则没有道义没有良知没有公正,唯有私利。铁肩道义,仗义执言,威武不屈,贫贱不移与你同类者绝缘,京城少数败类律师不仅不配为李天一辩护,你们连一个律师的基本素养都缺失,不配做律师同行!李天一案有你们掺和必然被害!

  (3)究其缘由,体制缺陷

  原本李天一涉嫌强奸案引起社会关注,本属很正常的现象,然而 诸多民众深惑不解的是: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李天一涉嫌强奸案竟能测出京城如此之多如此之烈的律届败类呢?笔者认为:它不外乎以下两方面突出原因:其一,资源过度集中,滋生贪腐罪恶。泱泱中华,大国首都,积六十多年之无比丰厚之政治、经济、文化、传媒等各类资源于一城。通观世界各国无任何一国能及(美国政治华盛顿、经济纽约;澳洲政治、经济、文化分属堪培拉、墨尔本、悉尼;南非政治、经济、文化也分立于三城)。首都北京如此高度垄断集权,长期浸润、充盈优越、自然而然易生贪腐邪恶,崇尚尊奉追求名利成风,律师界也不例外!其二,国家各职能部门长期在绩效考核中唯经济利益挂帅,律师行业一切优秀先进荣衔评聘均皆以经济创收指标为首要考量依据,从实操层面严重缺失对思想道德、正义良知的价值取向的注重,人类公平良知的正能量严重遭受压抑与忽视。长久潜移默化地引导律师重利忘义,争名夺利不择手段,已成为潜意识习惯,为了出名,为了当代表,为了更好地赚钱,无不用其极也就势成必然。首都乃领全国律师行业潮流先锋之地,长期遭受不良导向,缺德坏法负能量盛行,京城律师奇葩迭出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对此,全国同行只可远观而不可近渎!不可攀比,也不必艳羡!踏实做人,本分执业——此乃正义长久之道!做一个有道德良知,有法律底线,有高超技能的正派律师仍是我辈的执着坚守!让那些不屑一顾的京城垃圾律师们都见鬼去吧,我们仍快乐地做着纯正崇高的律师职业!为了京城律师界此种丑态恶行别再继续,京城的律政管理机关,国家的律政管理机关是否应有所反思有所作为呢?!

  非著名律师

  汪腾锋

  2013、9、9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