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酒女郎的性权利 同样不容侵犯


作者 Hyy 浏览 发布时间 2013-07-15

      分享到: 更多


  ——李天一强奸案随感

  近日,越来越多的媒体透露出李天一的新任辩护律师陈枢与王冉高调声明将作“无罪”辩护,且旁征博引自己过往的“辉煌战绩”佐证,同时还强势攻击媒体及社会舆论。通过只言片语,我感觉他们反手为攻的最大杀手锏可能就是受害人是“陪酒女郎”,甚至暗指受害人可能涉嫌引诱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或者可能干脆直接指证受害人存在“卖淫”的过错嫌疑。加之声明暗指该营业性歌舞娱乐场所涉嫌存在严重腐蚀未成年人,侵害了作为未成年人的李天一合法权益之社会黑暗现象的过错。由此,两者相加形成未成年人李天一完全活脱脱就是一个被引诱受腐蚀毒害而全然被动的典型受害少年,他不仅不应成为罪犯,而且还可以堂而皇之地去声讨追究“被动发生性关系”的加害人之罪责,进一步还可追究推波助浪“非议”李天一,致其名誉受损的媒体和个别人的名誉侵权过错责任!李天一应无罪释放!事情是否真的会按照李家及其新聘律师企望的那样发展下去呢?我们不妨依法据实作一初步分析判断。

陪酒女郎的性权利 同样不容侵犯

  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确有规定:营业性歌舞娱乐场所、互联网上网服务场所等不宜对未成年人开放,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服务,应严格审查禁止未成年人进入。但法律却并未规定,因娱乐场所、上网场所违反规定向未成年人提供了服务,就必须对该未成年人的犯罪行为承担连带罪责或替代罪责,更未规定娱乐场所或上网场所违反管理规定允许未成年人进入场所活动,该未成年人随后触犯刑法就可以免罪不究!众所周知,经营性歌舞娱乐场所、互联网上网场所即使违反了相关管理规定,也只能是承担其相应的行政处罚责任,或罚款或吊证或行政拘留,经营场所无论如何也不会对他人的犯罪行为承担刑事罪责!

  其次,人们经由网络媒体早已知悉,李天一本身并非纯良子弟,已有劣迹傍身。而且就从其日常言行做派可见,数度更换座驾,改装豪车,从小养尊处优,幼小聪慧,身强体健,其身心智识均应超越平常子弟。法律早有规定,在一定条件下年满十六周岁即可被视为“完全行为能力”人,年满十六周岁犯罪要负刑事责任,而从公开媒体信息可见李天一最小年龄也已满十七周岁即将成年,更何况他似乎应已“早熟了”!故此,李家新聘律师一味炒作强调李天一是未成年人应受特殊保护,其实已毫无意义。从李天一本身对社会事务的认知能力及对其个人行为的辨识能力来看,李天一似乎早已无需特别“保护”——否则,他也不会整日飙车飞檐,聚众生事了!

  再次,李天一的新聘辩护律师陈枢与王冉可能自视高明的辩护技巧是引导人们误解,直至在法庭上可能指责受害人杨女士存在“引诱”李天一发生性关系,甚至可能直指受害人存有“卖淫”嫌疑?如若此种假设变成现实,李天一的新聘两名律师果真采用这种“高明的”辩护技巧企图为李天一脱罪,则似乎只能会弄巧反拙,适得其反。因为:第一,不论杨女士是否是陪酒女,且陪酒女无论如何陪酒误人,都不能成为李天一对“陪酒女”实施性侵犯的开罪理由,即使“陪酒女”身份如何“低贱”,其人身“性自由”权利同样是不可侵犯的!第二,在假定受害人确有行迹不良,涉嫌“卖淫的劣迹”,现在终于被李天一新聘的两名律师的高超手段挖掘出来,有足够的“证据”推论李天一“不是强奸”,则似乎表明李家之前所聘的两任律师的执业水平与执业操守较差,能力不足且不够认真敬业,面对如此重大案件,救人自由,在长达四个月时间内竟然都无所作为,毫无辨别,而新聘律师仅在一个月时间里居然就找出“无罪的证据”,“技能”超凡!同样,更反证出公安等公权力机关在长达数月之久的时间是如此“低能”,只等到如此高明的律师来翻案丢丑受过!此种假设推论的可能概率有吗?有——但绝不超过万分之一!上述两种情形的假设推论,很可能都只是李家及其新聘律师一厢情愿的“中国梦想”而已!人情法律逻辑常理,几乎没有可能,除非神人再世——可惜神人再世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了!

  人们还是要回到现实中来看待评判任何事物事件,李天一案件也不例外。作为法律工作者的律师伸张正义,仗义执言,维护法治公平乃天职本义!但无论如何,作为一名合格的律师都必须具备公德良知,一切丧失公德良知者均不配律师的称谓——他只能说是一名知晓法律的掮客。如若如此,则只能说李家人用心有误,用人不善!

  救人要有本领,律师要有底线,为人要有公德,社会要有良知。希望本案结果于人于己,对社会对法律都有一个公正合理的交待。而绝不只是不顾他人生死自由如何,只顾个人名利而借势哗众炒作的闹剧,那样只能说李家在爱子被囚的同时又增添了一层悲哀!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