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强拆钉子户拔刀杀人 防卫过当被判三缓五


作者 景页 来源 城市信报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01-27

      分享到: 更多


  提示:在部分法律界人士看来,张剑杀人犯罪但未抵命,是我国新时期拆迁纠纷中出现的首例判决。该案向社会释放出积极信号,可成为我国法律保护公民私权的典型案例。

对抗强拆钉子户拔刀杀人 防卫过当被判三缓五

  在一群不速之客多次强行拆迁的背景下,当自己遭到一群不明身份 的人入室殴打,家人也受到威胁时,张剑拔出了水果刀……2009年9月,辽宁省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纸判决: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让张剑走出了他已 待了400多天的本溪市看守所,重获人身自由。10天的上诉期风平浪静,公诉机关和被告人所在方都保持了沉默。备受舆论关注的张剑杀人案件,就此“妥善” 落幕。

  回放:拆迁不补偿还强行扒房逼得“钉子户”拔刀杀人

  2008年5月14日上午8时左右,张剑冲出家门,一口气跑进了平顶山的林子里。他当时还不知道自己是否杀死了人,无法判断他的刀刺在了行凶者的哪个部位。他只记得那张面孔和他的年龄相仿。张剑离开之后,家里的房子便被夷为平地。

  一大早在家里好端端地坐着,生性文弱的张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惹来这场无妄之灾。迎接他的,是一个月提心吊胆、东躲西藏的日子。

  张剑是本溪市明山区东兴街道办事处长青社区22组居民,28岁,失业。他所在的社区,是本溪城区最后一片大型棚户区。2005年4月,本溪市政府下发通知, 把长青社区列为该市采煤沉陷区治理择址建设用地,要求居民限时腾空房屋。这片棚户区改造项目通过商业开发的模式进行:本溪市华厦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 “华厦公司”)获取了长青社区所在大片土地的开发权,盖起了名为“山水人家”的豪华别墅群。

  包括张剑家在内的15户长青社区居民成了“钉子户”。他们认为在自己世代生活的土地上盖起的是天价别墅,并非公共事业,要求得到一笔合理补偿。如果谈不拢,可以通过合法程序强制拆迁,但华厦公司走的不是这条路。

  2007 年至2008年,华厦公司员工多次带人找这些“钉子户”的麻烦。尽管本溪市政府拆迁办2006年就明令禁止其非法拆迁,但华厦公司的员工并没有对“钉子 户”们收手,他们依然打人、砸东西、强行扒房。张剑那一刀,就发生在家人被一群不速之客围攻的情形之下。

  儿子拿刀捅人逃跑后,白艳娇打听得知,被刺中小腹的拆迁人员叫赵君,受雇于华厦公司。半个月后,她在辽阳找到了儿子,并带去赵君已经死在医院的消息。

  2008年6月16日,在律师和母亲的陪同下,张剑到北京市宣武区陶然亭派出所投案自首。

  审理:九成网民认为他无罪,“补充侦查”用了4个月

  2009 年3月9日,本溪市人民检察院对张剑提起公诉。起诉书称:“2008年5月14日9时许,被告人张剑在本溪市明山区天门路长青社区的家中,与前来解决动迁 事宜的本溪市华厦集团工作人员发生争执,继而厮打。在厮打中,张剑拿起炕席下的尖刀朝工作人员(被害人,男,28岁)胸部、腹部连刺数刀。”

  3 月底,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为张剑做代理的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令认为,张剑的刺杀发生在暴力侵害、并有可能继续面临暴力侵害的情况下, 他是为保护私人财产免受破坏和自己及家人免受人身侵害而采取的自力救济行动,属于正当防卫的范畴,应免于刑事处罚。

  面对律师的辩护,检察官当庭发表“山水人家”项目是重点工程,是“惠民”工程,要求被拆迁人不要“漫天要价”的意见时,引起旁听席上一片议论声。

  在一家知名网站对该案的网民调查中,有7.5万余人(占总投票人数93.20%)认为,刺死人的张剑无罪。

  4月初的一天中午,王令接到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有关人员的电话,说本溪市有关领导对该案比较重视,决定建议检察院撤回起诉,针对违法拆迁等问题进行补充侦查。相关法律规定,补充侦查法定时限为1个月,然而,张剑一案的“补充侦查”却用了4个月。

  判决:防卫过当但有自首行为,最后被判三缓五

  8 月20日,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庭审结束后,法官宣布择日宣判。9月4日,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认定:“5月14日上午8时许,王维 臣 、周孟财、赵君、矫鸿伟、王伟等华厦公司工作人员进入张志国家内,躺在炕上的张剑以为王维臣等人来强行拆房,起身让妻子信艳抱孩子离开,信艳欲出屋时 遭王维臣阻拦,张剑见状下地穿鞋时被其余华厦公司工作人员摁住并施加殴打,张剑遂拿起炕席下的尖刀朝赵君臀部、胸部、腹部等部位连刺数刀后逃离现场,王维 臣随后调用挖掘机将张志国家房屋全部拆除。”

  判决书认定被告人张剑犯故意伤害罪,判处张剑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9 月21日,记者在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采访了该案的审判员李颖。她表示,张剑的行为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根据他的行为和现有证据,法院认为当天张剑遭到殴打 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但殴打并不是以剥夺其生命为最终目的。张剑在遭受不法侵害的情况下,为保护自身权益不受侵犯而刺死被害人,构成防卫过当。鉴于他有自 首行为,法院决定对他从轻或减轻处罚,而且鉴于他本人的自身情况和表现,法院认为判其缓刑不会对社会构成危害。

  据王令介绍,该院对张剑一案很重视,开庭时庭长和分管院长都认真旁听了庭审。判决“虽然留有遗憾,却已殊为不易”。他说,“法院承受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