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QQ群,逼死物理天才


作者 Hyy 浏览 发布时间 2013-05-15

      分享到: 更多


  林感,江苏省级重点中学高二学生,获得过省级物理竞赛金奖。2012年12月24日,这个被誉为“物理天才”的少年,竟用所学的知识电死了含辛茹苦抚育他成长的母亲。据林感向警方交代,他对母亲的恨源自母亲对他的贴身监视。可林感的母亲是一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她又是怎样贴身监视的儿子呢?

  家长QQ群,贴身监视孩子的利器

  1996年春,24岁的牛诗娟与比她大1岁的男友林召坤结婚。牛诗娟是南通一家文化公司的文员,林召坤则在南通一家外企从事技术员的工作。1997年8月,两人的宝贝儿子林感出生了。

  林感自小聪明好动,林召坤给他买的玩具,他无一例外地拆解再组装,表现出了超强的动手能力,令人赞叹不已。林感上小学后,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令牛诗娟夫妇放心又欣慰。

  2008年9月,林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重点初中。2009年4月的一天,对林感的学习“漠不关心”的牛诗娟,突然接到林感所在班级的家长委员会会长的电话,通知她周末带林感去参加春游,并相当不满地质问她为什么还没有“入群”,“除你以外的家长都‘入群’了,就因为你的‘不入群’,害得我要花时间单独给你打电话。

  牛诗娟这才得知,林感所在班级的家长们自发组建了家长委员会,并在网上申请了一个QQ群,会长由一个全职陪读爸爸毛遂自荐担任。

  群里的信息量比微博都大,甚至连每天放学,都有守在学校门口接孩子的家长登录手机QQ播报。林召坤听后,对牛诗娟说:“儿子步入青春期了,你多关心一下他也是应该的!”

  此后,牛诗娟邻座的同事吴美梅发现,她每天进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开QQ,留意家长QQ群上的消息。对牛诗娟的变化,有着切身感受的无疑当属林感。

  2009年5月初的一天,以前每天给林感10元零花钱的牛诗娟,只拿出了5元钱给他,并对他说:“你们班有个同学丢了钱,你以后耍小心点!”林感没有放在心上,收起钱就去上学了。没过几天,饭桌上牛诗娟随口问林感:“老师不是说要买课外读物吗?你怎么没告诉我?”林感如实回答:“老师说可买可不买,我就没告诉你。”牛诗娟一向对儿子很放心,没再追问,林感也再次没放在心上。2010年5月底的一天放学,林感因和同学打篮球很晚才回到家,却遭到了牛诗娟的质问:“为什么回来这么晚,你们不是5点钟就放学了吗?今天老师没拖堂!”正准备如实解释的林感突然想到,妈妈怎么会知道今天老师没拖堂?紧接着,林感联想到最近母亲貌似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不禁起了疑心。

  一次,林感通过父母的谈话,发现了奥秘所在,原来,母亲加入了他们班级的家长QQ群。

  这一发现,令林感十分不悦。2010年6月期末考试,牛诗娟问林感的学习成绩如何,林感没多想便像往常一样轻描淡写地说道:“还可以吧!”岂料,牛诗娟突然咆哮道:“还可以?我一直对你十分信任,而你自从进入初中后,就一直用‘还可以’糊弄我!”

  原来,有家长将孩子们的成绩和名次贴进了QQ群中,牛诗娟诧异地看到,林感的语文竟不及格。随后,她一打听,林感自进入初中后,严重偏科——文科常常不及格,理科却常常满分。

  家长QQ群,家长攀比孩子受苦的催化剂

  2010年9月3日,牛诗娟与同事起争执。那个同事嘀咕道,“得意啥啊,之前口口声声地说‘放养’儿子,其实是管不了儿子吧。上学期期末考试,语文不及格。这不,昨天开学才第三天,又忘记带语文课本被老师惩罚了!”牛诗娟气得无还口之力。

  原来,这位同事的一个亲戚家的孩子与林感同班,孩子们的在校表现在家长QQ群均被公开,这位同事与亲戚闲聊时得知了林感的在校表现。

  此后,牛诗娟发现,每当同事们聚在一起聊孩子们的话题时,她想插嘴,却总是被一些不怀好意的同事用阴阳怪气的语气给挡了回来,令她十分难堪。在单位里被同事瞧不起,牛诗娟回到家便把气撒在林感身上,责备他给她丢了脸。

  很快,牛诗娟又痛苦地发现,林感给她丢脸的事不仅发生在单位,还发生在家长之间。2011年3月的一天,林感忘记带语文作业回家,牛诗娟硬着头皮在家长QQ群里发言,请求好心家长把语文作业拍成照片发到网上,她再复印下来给林感写。

  然而,牛诗娟一连发了3条消息,始终没有家长回应她。她只好逐一与在线的家长私聊。一位孩子语文成绩优异的家长竟直言不讳地回复她:“你儿子做语文作业与不做语文作业,有区别吗?请你不要再刷屏了 ”其实,这位家长是眼红林感的理科成绩比自己的孩子优异。牛诗娟的自尊心备受伤害,竞对林感动了粗。

  2010年9月,林感升入初三。吴美梅对牛诗娟说:“中考是孩子面临的人生至关重要的一个关口。考上重点高中,等于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大学校门。如果考个一般的高中,考大学也就悬了。”牛诗娟听后,不由得进入了紧张备战阶段。

  牛诗娟越发关注家长QQ群呈的消息,生怕错看漏看。每当她看到学习成绩拔尖孩子的家长“大发慈悲”地发消息称,她家孩子使用了某种复习资料后,她就千方百计地去弄来这套复习资料给林感使用。林感看到书桌上渐渐堆成一座山的复习资料,头痛欲裂却又无可奈何。

  2011年1月寒假,牛诗娟经其他家长指点,给林感报了作文和英语的培优班。拿到培优班满满当当的课程表后,连牛诗娟自己都怀疑这种毫无休息时间的车轮战式的培优班是否对孩子有帮助。可当她看到家长QQ群中,大家都在热火朝天地讨论趁寒假给孩子报各种培优班的消息后,还是决定“顺应潮流”,报吧,儿子输不起,她也输不起!

  这一年春节,林感是怀着对母亲的怨恨,在书海中度过的。2011年3月,新学期的第一次月考,林感的语文成绩仍不及格。当天,一位家长在QQ群里得意洋洋地说女儿英语考了第一名。没过一会儿,另一位家长跳出来说道:“英语考第一有什么了不起?化学不是没及格吗7中考要的是综合成绩,可不看某一科成绩!”接着,几个综合成绩考得好的孩子的家长纷纷发出了笑脸的QQ表情。牛诗娟没有说话,但内心却掀起了波澜:她不能让儿子偏科,更不能让别人拿儿子取笑她!

  幸运的是,2011年4月,林感代表学校参加省级物理知识竞赛,获得了全省初中组银奖。2011年6月,林感被省级一所重点高中作为特长生破格录取。

  牛诗娟稍微松了一口气。没多久,当初那些瞧不起她的同事,竟不约而同地聚在她身旁,向她打听育子秘方。牛诗娟通过儿子学业的进步看到了自身价值所在。

  家长QQ群,本末倒置酿血案敲警钟

  2011年9月,林感进入新学校读高一。牛诗娟创建了林感新班级的家长QQ群,这一举动也得到了班主任老师的认可。在一次家长会后,牛诗娟把群号告诉了参会的家长。当晚,几乎所有孩子的家长都入群了。

  可牛诗娟群主“座椅”还没坐热,竟被一些家长要求“退位”。2012年1月期末考试,林感虽然物理考了第一名,但语文成绩却在班级垫底。一些家长在群里直白地说道:“孩子这样的成绩,当妈的怎么能当群主?群主的孩子一定要是总分排名前列。只有这样的群主才有威信,才能给其他家长做好引导工作。”容不得牛诗娟解释,当晚就有一个尖子生的家长另建了一个QQ群,大家纷纷转群了。牛诗娟见此,也只好硬着头皮转群。这事就像一记闷棍,把牛诗娟打得几天都缓不过神来。此后,她在群里不敢轻易发言,生怕别的家长取笑她。

  2012年5月,林感代表学校参加全国物理知识竞赛,获得了省级金奖。这次牛诗娟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情,孩子偏科俨然已成为她心头的痛。

  随后,牛诗娟再次给林感报了作文等文科方面的多个培优班。为了帮林感把偏科赶上来,她不允许他参加任何课外活动。2012年10月底的一天,同学过生日,约大家去K歌,林感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正当大家在K歌房热闹时,牛诗娟突然冲进来,拎住林感的耳朵就往外拽,边拽边骂:“今晚的培优班不去上,跑到这儿来玩,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原来,牛诗娟是通过家长QQ群得知了孩子们的行踪,追踪至此。

  牛诗娟的举动,让林感在同学们面前颜面尽失。他恨透了母亲。此事发生后,同学们有什么活动,再也没人敢约林感了。形单影只的林感心里越孤独,对母亲的恨越增添。

  2012年11月底,林感无意中听到同学们在悄悄议论母亲与叶潇潇的父亲走得很近,有人说曾看到两人一起吃饭,甚至还有人传言他们在玩婚外情。叶潇潇是语文课代表,父母离异多年,她跟随父亲叶征明一起生活。林感不相信这些传闻,但见同学们传得有鼻子有眼儿又不得不怀疑。

  2012年12月3日,叶潇潇生日,约同学们去她家聚会。牛诗娟在家长QQ群中看到这条消息后,竞主动鼓励林感去参加。林感的心猛地往下一沉,他极力克制情绪问母亲:“你之前不是反对我去参加这些活动吗?”牛诗娟却说:“你和叶潇潇走得近点对你提高语文成绩有帮助。”

  那天,林感怕被同学们冷落,带上了母亲的iPad。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母亲的iPad竟自动连接上了叶潇潇家的WiFi。他顾不上吃饭,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叶家。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林感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心头对母亲的恨像野革般疯长。

  面对母亲的婚外情,林感不知所措。煎熬的日子持续到了2012年12月24日平安夜。林感想出去透透气,牛诗娟却要求他在家中写作业。争吵中,林感任压抑心头多天的郁闷、委屈和仇恨倾泻而出,要牛诗娟交代她与叶潇潇父亲的关系。

  牛诗娟怔住了,许久后甩给林感一巴掌,颤抖着说:“你个不肖之子,竟这样诬蔑我!”接着,她又解释道,她和叶征明是通过家长QQ群认识的,叶潇潇语文成绩好但物理成绩不好,而林感物理成绩好却语文成绩不好,两人商量能否让两个孩子结为“对子”互补。至于iPad为何会自动连接他家的WiFi,她完全不清楚!

  林感觉得母亲的解释苍白无力,可他也拿她没有办法,只好气鼓鼓地写起了作业。身心俱疲的牛诗娟见儿子乖了,便躺在儿子的床上休息,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林感扭头看到母亲紧闭的双眼,顿时萌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除掉母亲,不仅解脱了自己,也顾及了父亲的颜面

  林感向警方交代,随后发生的事情,至今想起来就像是梦境,是恶魔用双手攥住他的灵魂令他不由自主。他拿出做实验用的电线,一头接进插线板,一头触及母亲的太阳穴,只见母亲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后,头一歪不动了。

  林感知道母亲被电昏了。他赶紧拿出参加竞赛时所用的电线等工具:然后脱光了母亲的衣服,像医生给病人做心电图一样,将母亲各个关键部位接上电线,再连接电源。不一会儿,牛诗娟像鱼儿跳水一样扑腾几下后,便彻底断了气。

  林感电死母亲后,帮母亲穿好衣服,收拾好工具,跑到网吧打起了电游。第二天,班主任老师见林感无故旷课,打电话给牛诗娟却无人接听,辗转联系到林召坤。在南京出差的林召坤赶回家中,眼前的一幕,令他跌坐在地。他赶紧拨打了110。南通市崇川区公安分局的民警在网吧里找到了林感。林感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当林感得知,那天叶征明为了方便大家上网事先开放了家中WiFi后,悔恨得以头撞墙。

  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但此案留给我们的震撼与思考却是深远的。悲剧在牛诗娟通过家长QQ群监视林感的一举一动时就埋下了伏笔。任何良好的关系都应该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之上,夫妻关系如此,母子关系亦如此。监视无疑是站在信任的对立面,这样的行为只会适得其反。而后,牛诗娟过分在意其他家长和同事的话语,不停地向林感施加压力。与其说她想提高林感的综合成绩,不如说她是希望通过儿子提高自己在家长圈与同事圈中的尊严与地位。最终,林感被牛诗娟“逼疯”了。这时,牛诗娟又不能冷静清晰地为林感分析她与叶征明的关系,这事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导致“疯”了的林感弑母。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