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湖北长乐健康食品公司货款纠纷案


作者 景页 浏览 发布时间 2000-11-19

      分享到: 更多


一、案件回放

   1996年深圳港靖食品有限公司(下称港靖公司)与湖北长乐健康食品有限公司(下称长乐公司)建立了来料加工关系,由长乐公司提供农产品原料,港靖公司提 供包装材料,负责在深圳进行加工,收取加工费。其后,上述合作双方出现经济纠纷。长乐公司于1998年11月3日发律师函致港靖公司,提出以荆州市中级人 民法院为双方选择解决此纠纷案的法院,限于1998年11月15日前给予答复,否则视其为同意,港靖公司逾期未予答复。继而,长乐公司又于1998年11 月19日再次函告,认为港靖公司的沉默就意味着同意选择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该案。1998年年底长乐公司遂以瀚坤食品(深圳)食品有限公司(与港靖公 司同属一母公司的独立法人,下简称瀚坤公司)为第一被告,以港靖公司为第二被告,诉至荆州市的荆州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被告立即清偿货款 1394522.30元及逾期利息,负担本案诉讼费。1999年2月6日,荆州区法院工作人员到港靖公司送达《起诉书》和传票。因两被告名称错误及没有附 送达回证,瀚坤公司和港靖公司均没有签收。1999年5月13日荆州区法院法官到港靖公司执行财产保全,强行扣押拉走一辆该公司员工的轿车。1999年7 月5日荆州区法院一审开庭审理本案,因两被告名称错误,两被告仅委托一名律师以情况说明者的身份到庭。1999年8月12日,一审法院对本案作出一审判 决。《判决书》对被告名称擅自作出变更,对于本案管辖权的质疑,《判决书》称:“本院认为,本院受理此案后,将应诉通知书及有关的法律文书直接送达至二被 告公司,二被告在接受诉讼文书当时与原告达成关于接受本院调解及与原告对账的协议书。二被告分别三次致函并发电,称该纠纷系由法定代表人×××(隐原名) 全权负责,现×××病重住院,待病情好转后,由双方核对账目,并请求本院调解,实际上二被告已向本院应诉”。《判决书》对本案实体部份作出判决:“两被告 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5日内偿还原告欠款本息外,负担原告差旅费、律师代理费、本案受理费、财产保全费69075元。”两被告不服一审判决,当即 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诉请撤销原判,驳回原审原告的起诉。二审开庭审理后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00年1月底汪腾锋主任律师在二审判决生效期 间接受两被告委托,2月8日向荆州市中院送交《再审申请书》,3月10日法院通知交纳再审受理费。但3月28日,荆州区法院仍派人到深圳强制执行。汪腾锋 主任律师赶赴现场,说服法院执行人员中止执行,又立即上书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湖北省人大主任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报告两级法院违法审理判决情况。

二、案件结果

   2000年4月17日荆州市中院发出(2000)荆中立再字第30—1号和30—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决定对本案进行再审并中止原判决的执行。2000年 5月31日荆州市中院发出(2000)荆中经监字第30—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决定为确保本案再审裁判的执行,长乐公司立即将扣押在该单位处的港靖公司员 工的轿车开至本院扣押。2000年7月18日荆州市中院发出(2000)荆经再字第30—4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书载明:
“上列当事人因加工承揽合同纠纷一案,原经荆州区人民法院于1999年8月12日作出(1999)荆经一初字第049号民事判决。原审上诉人上诉后,本院 于1999年12月10日作出(1999)荆经终字第182号民事判决。判决生效后瀚坤公司和港靖公司向本院申请再审,经审查该申请符合法律规定的再审条 件。本院提起再审后,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认为,本案一审原告长乐公司起诉的被告一是深圳瀚坤食品集团,二是瀚坤食 品集团深圳港靖食品有限公司。从工商部门的注册登记来看,上述集团和公司并不存在,长乐公司起诉的被告为不符合条件的当事人,荆州区人民法院在庭审和判决 中将被告变更为瀚坤公司和港靖公司属程序违法。又因本案当事人之间并无选择管辖的协议,加之合同履行地、被告所在地均在深圳,原审法院管辖错误。依照最高 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10条第(1)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消本院(1999)荆经终字第182号民事判决和荆州区人民法院(1999)荆经一初字第049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长乐公司的起诉。
本案一审、二审、再审各收诉讼费19260元,共计57780元,均由长乐公司负担。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三、案件辩析

   汪腾锋主任律师受理此案可谓临危授命、困难重重,最后峰回路转,成功实现完满大翻盘,主要原因一是《再审申请书》抓住要害,二是关键时刻重锤出击。

(一)《再审申请书》抓住要害
《再 审申请书》开头就一针见血地指出“保护地方利益”是司法违法的根本原因:“二审法院在申请人的上诉理由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之下,仍强行作出了维持原判的终 审裁决。对此,申请人认为:二审这一判决不仅显失公平、公正、而且明显违法,其毫无顾忌地偏袒长乐公司,保护地方利益的做法,已经严重损害了我国司法公正 的形象。”接着重点从主体认定和管辖问题二个关键问题有力地论证了司法违法的事实。
对于主体认定问题,《再审申请书》认为:“二审法院在主体问题 的认定上坚持一审法院的错误,其行为已经明显违反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08条之规定。” 申请书指出,起诉状所列名称与申请人的法定名称均明显不符,依照民事诉讼法第108条之规定,理当驳回起诉;但一审法院以“原告诉状所列被告只是形式上对 被告名称书写不够准确,并不是实际上的起诉对象错误”为由,强行将申请人的名称在判决书中直接进行变更和认定,致使申请人尚未经过应诉、答辩和审理阶段, 即以被告身份成为迳行判决的对象,其实质是剥夺了申请人的诉讼权利。申请书还驳斥二审法院认同的一审判决认定:“原告在起诉时对被告名称产生的误解是由于 被告在报纸广告和信笺上使用瀚坤集团名称所致。” 申请书指出,在报纸广告和信笺上所书的名称并不具有法律效力,况且申请人与长乐公司所签定的合同和往来信件均有申请人法定名称的公章和落款,对于如此荒唐 的认定,二审法院居然给予认同,其刻意偏袒和保护地方利益的做法不言自明。
对于管辖问题,申请书指出:“二审法院在管辖问题上的认定无视事实、刻 意偏袒、混淆是非,致使申请人的诉讼权利遭受严重侵害。” 申请书对二审判决认为“原审法院受理此案后,到深圳向两上诉人送达起诉状副本和办理有关法律手续后,两上诉人在法定的答辩期内未提出管辖权异议,视为放 弃”的认定进行反驳:“首先,申请人认为一审法院并未依法律规定向申请人送达上述法律文书,申请人也未在送达回证上予以签收;其次,------本案不属 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荆州区法院管辖,因此该两法院应当不予受理或移交有管辖权的法院受理,------更何况申请人并非起诉状所称之被告,又如何去提管 辖权的异议呢?”
上述论证二个关键问题违法的理由最终得到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承认,成为橇动案件大翻盘的有力支撑点。申请书还列举一系列事实, 证明一审法院在申请人未参加诉讼的情况下对本案实体部分作出判决,与事实严重不符,侵害申请人合法权益;二审法院严重违反法定程序,作出了维持原判的裁 决,严重侵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二)关键时刻重锤出击

   3月28日汪腾锋主任律师劝止荆州区法院的强制执行后,深知一纸申请书无法打破当地司法系统盘根错节的地方保护主义。为了防止荆州市中院再审迟迟未决,荆 州区法院执行人员去而复返强制执行,造成当事人最后虽赢得官司但财产损失的状况,汪腾锋主任律师觉得事不宜迟,决定采取连环重锤出击,借助高层力量击碎顽 固的地方保护。就在劝回执行人员的当天,汪腾锋主任律师向最高人民法院肖扬院长发出《关于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错误司法的情况反映》。报告列举荆州市 中院司法违法的错误事实:
“第一、该案应由被告所在地(同时也是合同履行地)的深圳法院管辖审理。但因人为因素由湖北荆州法院强行管辖,并做出错误判决。
第二、本案纠纷双方为深圳港靖与湖北长乐两个公司,瀚坤食品(深圳)食品有限公司与本纠纷没有关系,现被错误拖进本案并被枉加法律责任(港靖与瀚坤两个公司为海外瀚坤集团下属的独立企业。)
第三、荆州市荆州区人民法院错误查扣了非本案纠纷当事人的财产,强行拖走了瀚坤公司职员张玲女士的私人轿车凌志400。
第四、本案一、二审始终未对案件实体问题作任何审理,就强行做出错误的实体判决。
第五、现本案在今天下午2:00要被强制执行。同时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正式受理我方申诉。
本案严重违反法律程序,请您及时关注和协调,中止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错误的司法行为。”
3 月30日,汪腾锋主任律师连续向湖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关主任、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吴院长发出《关于荆州市两级人民法院错误司法的情况反映》,详尽列举、剖析 两级法院违法司法的事实、理由、后果,强烈希望相关领导对本案给予重视,依法作出正确决定。关键时刻的重锤出击惊动了中国司法界的最高层,各级领导的批示 震憾了荆州市中院的判决者,本案终于获得正确的最终裁决。

                                                       (郭天希整理评述)

友荐云推荐